官方微博
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美高梅正规网址 >

刘华清回忆:曾护送邓小平政委到第129师上任

2018-07-10 17:32 - - 查看:
八路军第129师的成立 1937年8月25日,我所在的红31军和红4军、陕北红29军、红30军、独立第1、第2、第3、第4团以及第15军团的骑兵团等部队一起,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第129师。师长

  八路军第129师的成立

  1937年8月25日,我所在的红31军和红4军、陕北红29军、红30军、独立第1、第2、第3、第4团以及第15军团的骑兵团等部队一起,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第129师。师长刘伯承,副师长徐向前,参谋长倪志亮,政训处主任张浩。下辖第385、第386两个旅、教导团和5个直属营等共1.3万余人。

  我所在的第31军改编为第386旅。原第91师改编为第771团,原第93师改编为第772团。军部自然就成了旅机关。由于编制缩减,我的机要科长职务也作了调整,开始任第386旅干部大队大队长兼政治委员。9月上旬,我又接到通知,到第129师师部任秘书处主任。

  我到师部报到后不几天,第129师便移驻富平县里庄镇,各部队改编后都在进行抗战出征前的各种准备。9月6日,第129师在陕西三原县石桥镇召开全师改编和抗日出征誓师大会。石桥镇附近有片100多亩的荒地,会场就设在这里。主席台正面挂了块布,其他三面都是敞开的,围坐着一万多人的队伍。会场周围,贴了许多标语,红红绿绿,很有气氛。刘伯承师长走到主席台中央,脸色严峻,第一个带头换上了有国民党“青天白日”徽的帽子。他带领全场人员,大声宣誓。刘伯承师长每念一句,我们都跟着大声呼喊一句,黄土高原上空回荡着激昂的吼声。

  在此之前,许多人对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想不通。十年内战,国共两党军队生死相搏,一下子要改编,思想上很难转过弯子。不少人怨气很大,有的甚至要离队回家,因此,思想教育成了紧迫问题。对于部队思想上转弯子的问题,刘伯承师长和各级领导都非常重视。刘师长多次深入到指战员中,反复宣讲形势任务和红军改编的意义。他说:“红军改编了,我们就可以高举起抗日的旗帜,可以不打内战而达到一致对外、集中力量打败侵略者。打不打日本帝国主义,是个原则,又是个试金石,中华民族每一个人都要接受它的考验。这是顺民心、达民意的大道理,思想上应该通,不通也得通。”

  有些同志担心,红军改编成国民革命军,会被人家架空,并借机整垮红军。刘师长说:“这种担心是正常的,但不要紧,我们名义上叫八路军,实际上还是红军,仍然是共产党领导。上有毛主席、朱老总,师里还有我。全国人民支持我们,国民党要搞阴谋,那是指挥不动我军的。”有些人对戴上“青天白日”徽的帽子非常不痛快,不满地说:我们从鄂豫皖打到川陕甘边区,千难万险,九死一生,就是为了打倒国民党反动派,打来打去,自己也成国民军了,感情上过不去。我们进行了说服教育,大家眼睛亮了,气也顺了。

  第129师东渡黄河到敌后

  此时,华北局势十分危急,日军占领北平和天津后分三路大举进攻,一路沿平绥铁路向西进犯,一路沿平汉铁路向南进犯,一路沿津浦铁路南下。国民党在华北有70余万军队,节节败退。中共中央对局势的分析是:未来华北抗战局面,只能依靠我军开展敌后游击战争来赢得胜利。遂决定八路军的3个师分别进驻恒山、五台山、吕梁山等地区,形成向敌占交通线和中心城市四面包围的态势,有利于相互协同,扩大回旋余地,保持战略主动,迅速实现战略展开,创建敌后抗日根据地。

  根据八路军总部的指示,10月 6日,第129师大队人马,经过韩城芝川镇赶到风陵渡,准备从这里渡黄河。风陵渡黄河河面宽约2000米,水流湍急,老远就能听到咆哮声,极有气势,让人想起“黄河之水天上来”的诗句。等我们赶到时,先遣部队已经备好一些船只、木筏和羊皮筏子,请了一批船工和水手驾舟协助我们摆渡。师首长先分开渡河,张浩主任殿后,我随他最后一批渡过黄河。

  周恩来副主席当时正在太原,与国民党协调八路军在山西的作战任务。刘伯承师长和徐向前副师长赶到太原与周副主席会合。我们则由张浩主任带领,在侯马站登上敞篷列车,沿同蒲路北上,到达太原。在太原停了一天,我陪着张浩主任,见到不少在山西的国民党达官要员。不久,徐向前去五台山需要参谋人员,我便带了司令部的参谋和警卫排的人员跟随去了。

  我经历的七亘村战斗

  我师东渡黄河后,刘伯承师长率先头部队第769团,于 1937年10月10日进抵五台县东冶村。这时,日军经雁门关南犯,攻陷了代县、原平,正继续向忻口进攻;经保定南犯的日军,已攻陷石家庄,继而向娘子关进攻,太原已处在日军包围之中。不过,日军的交通线已被我八路军第115师、第120师切断。我师的任务是在娘子关地区配合友军,阻止日军向太原攻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