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方微博
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美高梅正规网址 >

南水北调部分移民者现返乡态势 融入当地生活难

2019-06-05 13:30 - - 查看:
□为了减少开支,移民在新家附近的绿化带上种了蔬菜。晨报特派记者 姜 鹏 现场图片 □晨报特派记者 姜鹏 (湖北武汉、襄阳报道) [另一种回家] 天刚蒙蒙亮,郑军便发动面包车,打算

□为了减少开支,移民在新家附近的绿化带上种了蔬菜。晨报特派记者 姜 鹏 现场图片

□为了减少开支,移民在新家附近的绿化带上种了蔬菜。晨报特派记者 姜 鹏 现场图片


  □晨报特派记者 姜鹏 (湖北武汉、襄阳报道)

  [另一种回家]

  天刚蒙蒙亮,郑军便发动面包车,打算到劳动力市场碰碰运气。郑军对行车路线并不是很熟,他一边开车一边看路标,终于来到长江大桥下。

  大桥施行单双号限行,这让郑军犯难:按说应该绕行,可绕行要耽搁几个小时。他一咬牙,开车上了大桥。

  越担心,越会灵验。警察示意靠边停车,郑军赶紧掏出丹江口、武汉的两张身份证,解释自己是南水北调移民,对路不熟悉。不过,这并未改变罚款100元、扣3分的结果。

  赋闲在家半年,郑军迟迟没找到心仪的工作。老乡打来电话,想让他回老家,他终于不再像以前那样坚定地拒绝了。

  郑军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库区30多万移民中的一员,和历史上大规模的移民变迁史极其相似,郑军们对新环境难以适应,陷入就业、生存危机周期,部分人只能黯然回归故里。

  晨报记者连日走访多个南水北调移民安置点了解到,“返乡”人群尚无权威统计,但呈现多发态势。知名三农问题专家、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伍新木表示,移民安置是一项系统工程,移民返乡的动向需要政府部门密切跟踪关注,“移民绝不是把人拉下车,放下就大功告成。 ”

  憧憬新生活:走出山区挣钱更有机会

  2010年6月29日清晨,由32辆大货车、16辆客车组成的车队抵达武汉市黄陂区三里镇救命寺村,来自丹江口市浪河镇博湾村的369名移民被安排在此开始新的生活。

  南水北调的中线工程从汉江丹江口水库取水,最终流向北京、天津。郑军所在的博湾村海拔低于蓄水线,势必将被洪水淹没,移民问题自2002年底便纳入议程。来自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公室的数据显示,整个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需移民34.5万人,其中湖北18万人。

  郑军和其他村民离开老家远赴武汉,在他们看来,服从国家利益的迁徙是一份荣耀。抵达新家后,他们还没有来得及仔细打量新房,丰盛的接风宴已摆在客厅中央,当地领导亲自把酒欢迎。

  救命寺村莲花路移民安置小区距离武汉市区约40公里,临近汉口北两大商圈,交通便利。晨报记者探访时,在小区入口,一辆机械车正在村民广场施工,98户新房外墙刷成嫩黄色,房屋错落有致,环境整洁,规划初现端倪。

  按照传统的抓阄办法,郑军抓了个“一排一号”,这是移民小区最东面一幢两层楼房(共有4间房),占地面积90多平方米,屋后是40多平方米的后院。新房是郑军用领取的老屋补偿,然后再贴了3000多元拿到的。

  在38岁的郑军看来,丹江口身处山区,交通不便,而武汉地理位置优越,更有机会挣钱。

  但并非所有人都像郑军一样,对未来充满美好期待。46岁的董发兵说,自己从未出过丹江口市,“如果不是国家需要,(武汉)再好我也不来。”

  半年后心境:感觉“受欺负”,也感到孤独

  初来乍到的新鲜感逐渐退去,生活重新归于平淡,而移民后遗症也逐渐显现。

  由于老家丹江口地处山区,气温较低,而夏季的武汉是知名的“火炉”,不少村民晚上酷热难耐,难以入眠,而临近市郊蚊虫又多,不少村民中暑生病。

  来到安置点后,很多物件需要添置,“挨宰”甚至成了移民的必修课。郑军打算添置一面镜子,头一天晚上跑到商店相中一面镜子,标价10元,可第二天去买时却被要价20元,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。

  董发兵说,自己眼看当地人以每斤1.8元的价格买的蔬菜,可自己刚开口便被听出是外地口音,价格也涨到2元。

  晨报记者走访武汉、襄阳多个安置点时,当地居民反映街上时常出现购物吵架的事情,大多是移民与本地人发生冲突,曾因小孩而引起的口角一度酿成群体冲突。

  9月,孩子们入学后不久,一个移民的小孩回家哭诉,自己被同学欺负了。身处异乡,村民们异常敏感,当即带着孩子去和对方家长评理。双方家长甚至也发生了口角。听到有移民被“欺负”的消息,几乎所有的移民都赶到镇政府声援。最终,当地镇政府领导出面调停,才得以平息。